研究探索

浅论博物馆文物藏品数字化展示利用

编辑时间:2015/11/10 16:05:59    浏览次数:731

    [内容提要] 博物馆作为一个城市文明程度的重要标志与当代建设的窗口,而博物馆文物藏品,更是展示一个城市古代文明和发展脉络的重要实物。本文从数字产品发展的必然、数字产品在博物馆的运用、数字产品在文博产业发展中的潜质方面为例,浅论了随着信息技术的迅猛发展,博物馆通过利用虚拟网络技术,打破实体博物馆的局限性,以“数字藏品”为基础,构筑“数字博物馆”,最大限度地拓展博物馆文物藏品的直观形象功能,向公众传播专业领域的科学知识的十分重要的作用。
    [关键词]藏品数字化  展示 利用

    博物馆作为一个城市文明程度的重要标志与当代建设的窗口,发挥着无可替代的纽带作用,而博物馆文物藏品,更是展示一个城市古代文明和发展脉络的重要实物。随着信息技术的迅猛发展,博物馆传统的实物展陈模式已经滞后了社会发展的需要,十七届六中全会就明确要求“社会主义文化大发展繁荣”,省市也相继出台了“文化强市” 的相关决定,作为益阳文化的龙头,益阳市博物馆通过利用虚拟网络技术,打破实体博物馆的局限性,以“数字藏品”为基础,构筑“数字博物馆”,最大限度地拓展博物馆文物藏品的直观形象功能,向公众传播专业领域的科学知识,极大地扩展了博物馆的宣传教育延伸空间,满足了社会大众的多层次多方位需求,这对宣传益阳的政治、经济、文化等各方面都有着十分重要的作用。
    一、数字藏品在展陈创新中的必然发展
    数字藏品就是博物馆运用数字、网络技术,将现实存在的博物馆文物藏品以数字化方式完整呈现于博物馆网络。具体来说,就是采用国际互联网与机构内部信息网信息构架,将博物馆文物藏品与展览以及网络活动紧密结合起来,让博物馆文物藏品的各个面充分展示在公众眼前,使博物馆藏品实体由单一展示迈入立体展现功能,从而让文物藏品的内涵得以充分显现。与藏品实体相比较,“数字藏品具有实体虚拟化、资源数字化、信息网络化、提供智能化、展示多样化等特点”。
    益阳市博物馆文物资源丰富,现有馆藏文物2万余件,包括石器、玉器、陶瓷器、青铜器、书法、绘画、竹木漆器、钱币、近现代文物等十多个门类,其中商周青铜器、宋元至明清益阳窑瓷器以及“中国的辛德勒—国际正义人士何凤山博士生命签证文物史料”为馆藏特色。益阳市博物馆馆藏国家珍贵文物2170件,其中国家一级文物藏品50件、国家二级文物藏品172件、国家三级文物藏品1948件,其文物的数量和等级居全省市州博物馆前茅,有不少文物填补了全省乃至全国馆藏文物的空白。这些丰富的文化资源,特色的文物珍宝“养在深闺人未识”,一直都没有得到充分的展示。2012年9月28日,益阳市博物馆《益阳印象—益阳历史文物陈列》顺利开展,展出益阳二十万年前至建国时期代表性珍贵文物462件,加上我馆已经开展的《生命签证—国际正义人士何凤山博士拯救犹太难民事迹展》、《竹艺之美—益阳竹文化陈列》、《益阳非物质文化遗产展示》、《益阳古代石雕石刻》等几大基本陈列展出的文物约200件,与益阳市博物馆近2万件馆藏文物相比,真正对外展示,发挥其特有宣传教育职能的文物仅占博物馆馆藏的3.2%。“数字藏品”信息化的引进和开展,对博物馆展览来说,这些人类文明发展的物证,通过科技和艺术交融的形式展现,用最直观、最全面的途径呈献给公众,易于为公众所理解,帮助观众理解博物馆的展览目的和内容,使展览达到更好的宣传教育效果,扩大博物馆在公众中的影响力,从而吸引更多的人来馆参观。对博物馆发展来说,通过数字藏品展示的方法,利用传媒将博物馆馆藏文物全部或者大部分展示出来,为观众提供文物藏品的丰富资讯和资料,用最直接的方法方便观众自主获取知识,让更多的潜在观众了解展览内容,吸引大量观众来馆参观,全面达到博物馆服务于社会的职能效果。
    二、数字藏品在展陈宣传中的沟通利用。
    数字藏品在展陈中音像生动形象、结构清楚、层次分明、点面结合,文字表述通俗易懂,观众点击文物图片,可近距离、不同方位和立体地观看。数字藏品在网络虚拟游览系统中,观众通过数据库检索可以查阅馆内各类藏品的条目信息,观看馆内各种藏品的三维仿真展示,查看各种藏品的相关信息资料。多元的数字藏品信息化数据检索体系的建立,将建立一个覆盖全市、全国和全世界的信息网络系统,实现博物馆数字资源的共享,使之成为一张展现博物馆的网络名片。
    益阳博物馆是益阳地方历史文物展示的唯一窗口,2009年新馆开馆以来,博物馆的建设规模、基础设施、陈列展览、服务功能和讲解水平等都已达到专业博物馆的水准,是全省地市级中目前最优秀的博物馆。2008年,我馆就开始建立网站,力图通过三维立体技术将博物馆文物藏品搬到网络上,扩展文物藏品的延伸空间,最大限度地拓展博物馆社会教育功能,由于受到时间、空间以及保存条件、保护技术等诸多限制,能够展出和提供研究的文物仅占极少部分。今年,《益阳印象—益阳历史文物陈列》专题展览顺利开展以来,以其内容的丰富、形式的创新、制作的精良而深受省内外专家学者、领导和广大观众的喜爱和好评,产生了广泛的社会影响。
    数字藏品从形体上可以分为平面的和立体的,平面的藏品如字画纸张,立体的藏品如陶瓷、家具等。平面的藏品一般是不需要三维虚拟数字化的,具有空间形态的藏品三维虚拟数字化后可以基本全息还原藏品的原貌,把现实中的藏品变成可以在电脑屏幕上多角度观看的三维数字化虚拟藏品。益阳市博物馆陈列的文物种类齐全。我馆从2万多件馆藏文物中精心遴选出益阳各个历史时代最具代表性的文物珍品展出,主要有:大溪文化的玛瑙璜、玦;龙山文化石器的“石斧之王”大石斧、春秋铜缶、鼎、敦、壶;战国时期的玻璃环、琉璃珠、铭文戈、五山镜、木鸟、木俑、87齿木蓖梳、双凤玉壁、青铜兵器、印章、连弧纹大铜镜;秦汉时期青瓷坛、怪兽抱鱼错金铜带钩、铭文铜镜、绿釉猪圈;三国至魏晋时期蜀国钱币、青瓷狮形水滴;唐宋时期葵形龙纹铜镜、有绝对年代的标准器-北宋“熙宁五年”青瓷梅瓶、梅子青龙泉窑瓷器、金银器;宋元时期羊舞岭青瓷瓶、青花人物、动物、山水、花鸟、诗文等题材的坛、缸;明清时期翡翠银链玉佩、和田玉扳指、科举试卷、陶澍、胡林翼、黄自元、罗绕典书法对联等。在数量众多的文物展品中,我们挑选非常有代表性的、在某个历史时期最具有标识性的展品,采用三维互动技术制作成虚拟藏品,就是在平面里显示三维图形,让人眼看上就像在现实世界里看到的一样,有真实的距离空间和立体感,图像可360度转动,可从不同方位看图像,这样就可以让浏览者更加细致的全方位的看到藏品的全貌。数字藏品具体展示功能可以分四个方面。①、旋转功能。观众点击文物图片,通过键盘、鼠标和触摸来控制藏品的旋转,通过观众的旋转控制,数字文物藏品呈现三维空间感,观众就可近距离、不同方位和立体地从各个视角观察文物展品。②、缩放功能。这个功能可以和旋转功能同时使用,浏览者通过键盘、鼠标和触摸控制数字文物藏品的缩小和放大,帮助观察文物藏品的细节。③、构件互动功能。构件互动可以增加藏品的互动性,让浏览者进行一个小的构图游戏,譬如将数字文物藏品拆分开几个部份,观众通过键盘、鼠标和触摸来控制将数字藏品重新组合复原,给浏览者留下更加深刻的印象,特别受到青少年观众的欢迎。④、图文介绍功能。观众通过键盘、鼠标和触摸点击展品介绍,展品的名称、历史及相关故事等详细内容将展现给浏览者。这些图文也可以做活动链接,直接从博物馆文物藏品数据库中提取。⑤、视频播映功能。当浏览者点击藏品的视频资料按钮时,会弹出相关的视频内容。
    三、数字藏品是文博产业化发展的基石。
    信息化的高速发展,博物馆将文物藏品和展览用三维动态实景在互联网上展示,让更多的浏览者在虚拟漫游中观赏博物馆以及文物藏品已经成为一种新的发展趋势,在电脑上观看到博物馆数字藏品三维立体的感觉,能让观察者仿如置身于其中,三维动态实景展示可以成为展示博物馆的绝佳媒介,无论是在互联网,还是制成光盘发售给观众。博物馆文物藏品都有其深厚的文化底蕴和无可代替的神秘感,博物馆以它们为发展基石,与信息化科技展示发展完美的配合,深层次的发展博物馆文博产业。我曾经看过台北故宫博物院的三维动画,他们将宋代孩儿枕和翡翠白菜蟋蟀等制作成三维动态实景加故事展示,让我一直记忆犹新。
    数字藏品是实体展馆的功能拓展,是另一种宣传、管理、研究渠道。它提高了大众对展品的技术、文化、历史背景的普遍认识,方便了展馆管理方对文物资料的备份管理,提供了技术研讨的无缝沟通途径。1、凤文化故事。益阳,春秋战国时期为楚越交界之地,双方在政治、经济、军事、文化等领域既相互争胜,又相互交流,共同谱写了我国古代南方文化的辉煌篇章。益阳出土了这个时期大量的文物珍品,益阳市博物馆馆徽就是馆藏珍品“战国双凤谷纹玉壁”,玉璧双面均饰有凸起涡纹,壁旁各附有一透雕凤首龙身怪兽,凤昂首向上,龙背弯曲,造型优美生动,为我们所知世界唯一。凤是楚文化的标识,楚人对凤的崇拜也超过了当时世界上其他任何民族,传世文献和出土文物表明,楚人是祝融的后裔,祝融却原来是凤的化身。在楚人看来,凤是至真、至善、至美的化身。他们对凤的景仰,既表现在楚地出土的数不胜数的凤的雕像和图像上,也反映在文采风流的楚人文学作品中。妙不可言的是,同华夏民族顶礼膜拜的狰狞恐怖的龙相比,楚人崇拜的凤则显得雄姿英发、气度非凡。在楚辞《大招》中,楚人甚至以凤来引诱所招之魂,故而发出了“魂兮归来,凤凰翔只”的呼唤。更有甚者,楚人还憧憬着在凤的导引下周游八极,往观四荒,《楚辞•远游》说:“前飞廉以启路”,这能引路导向的飞廉,想必是凤凰家庭的要员。 可以这么说,楚人尊崇凤,就是尊崇自己的祖先;他们钟爱凤,就是钟爱自己的民族。凤那种叱咤风云的浩气和异彩纷呈的风采,正是楚文化精神的绝妙象征。我们可以将藏品与文化相结合,以双凤谷纹玉壁为原型,将楚越文化的融合故事结为一体,将博物馆楚式文物和越式文物藏品制作成数字文化作品,从而开发益阳文博产业。2、梅山文化和张五郎故事的融合。梅山文化是发源于湘中的安化县和新化县,流传于湖南全省和西南各省区的一种奇特的民族、民间、民俗文化,是中华远古文明和湖湘文化的祖源文化之一。梅山教则是在湘、黔、桂、渝、鄂五省(区)的广大地域,流传着一种猎人信奉的民间原始宗教。梅山教统称为“三峒梅山”,依据其不同的狩猎方式,分为“上峒梅山”,为射猎者所信奉;“中峒梅山”,为赶山打猎者所信奉;“下峒梅山”,为装山套猎者所信奉。“三峒梅山”的信奉者们,都对一位名叫张五郎的神祗顶礼膜拜。张五郎是一位双手撑地,两脚朝天的倒立神,在湘西南一带,民间俗神张五郎神秘莫测给人们留下许多难解的疑团。有关张五郎的传说有多种,我馆以张五郎以及梅山文化系列藏品为基础,制作数字文化产品,反映梅山峒民的宗教信仰、生活习俗和劳动、生活。
    数字藏品与实体博物馆同为宣传,演示、展示益阳优秀历史文化的窗口和平台,这项创新手段与项目是博物馆未来发展之路,文化产业的发展,并与数字科技的有机结合,使博物馆成为永不落幕、无墙的博物馆。
作者:符凯伟

发表于《湖南省博物馆学会2012年会暨博物馆藏品征集、保护与管理专题学术研讨会论文集》

上一篇:从东汉绿釉陶看古代丧葬习俗变革     下一篇:启蒙式教育在中小型博物馆的应用
返回上一步
返回首页  |  返回顶部  |  联系我们  |  技术支持  |  旧版入口
中国  •  湖南  •  益阳市博物馆官方网站  版权所有  2018  备案号:湘ICP备08104165号
历史点击量: